【文/观察者网齐倩】美国大选临近,即便疫情当前,特朗普和拜登依旧针锋相对,把中国议题当作选举筹码互相抹黑。但就在双方相互抨击“对华软弱”时,媒体发现特朗普和拜登都在和中国做生意。当地时间4月24日,美国政治新闻网“Politico”(欧洲版)报道称,在指责拜登之子与中资合作后,特朗普被发现欠了中国银行数千万美元。这笔欠款将在2022年到期。距离曼哈顿的特朗普大厦只有几步之遥之处,一座43层的摩天大楼横跨整个街区。这就是著名的“美洲大道1290号(AvenueoftheAmericas),美国银行的所在地。“中国一直都是我的手下败将。”《纽约时报》曾报道,特朗普2015年在竞选总统时吹嘘,“我拥有美洲大道1290号美国银行大楼的很大一部分股份,那就是我在一场大战中从中国手里夺过来的,非常值钱。”Politico援引数据指出,这座建筑在2012年进行了约亿美元再融资,其中包括来自中国银行的亿美元贷款。《华尔街日报》2013年称,中国银行凭借这笔贷款成为进入美国证券化市场的第一家中资银行。2016年大选前后,特朗普多次夸耀自己的个人业绩记录,试图以此作为竞选筹码。他对这栋大楼的所有权一度引起些许关注。但直到近期特朗普和拜登爆发“口水战”,特朗普与中国银行的协议才引起外界注意。报道指出,特朗普竞选团队近期一直以中国议题攻击拜登,试图增加民众对拜登在中国问题上软弱形象的关注。本月早些时候,特朗普竞选团队将矛头对准了拜登的儿子,10日在推特发文质问,“为什么中国政府的银行想要与亨特·拜登做生意,而当时他的父亲是副总统”。特朗普所指,是在2013年拜登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,其儿子亨特与中国银行家会面并达成一项价值约15亿美元的合作协议。在上周六的白宫新闻发布会上,特朗普再次就此事发难拜登,声称如果拜登获胜,中国将“拥有”美国。但特朗普的中国银行欠款让他对拜登指责不再“名正言顺”。Politico指出,除这笔欠款外,特朗普家族与中国金融和经济联系早已错综复杂。竞选发言人蒂姆·莫塔夫(TimMurtaugh)告诉Politico:“特朗普当时是一名成功的商人、一名普通公民,而亨特·拜登利用父亲关系与中国的银行合作,这两者之间有着明显的区别。”情趣硬新闻就在观察者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域外西媒独家编译,境内热点犀利评论这里满足你的资讯刚需观察者网app,满足你对资讯的卓越品味
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出处:申博官方手机版app下载